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财经正文

usdt官网下载(www.caibao.it):潜望丨同洲浮沉

admin2021-03-0525

USDT自动充值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泉源:证券时报网

*ST同洲曾经绚烂,现在为何到了此等境遇?除了时代甩掉传统机顶盒的因素之外,也与创始人、实控人袁明的疯狂、偏执与冒进有关。

“同洲现在没有业绩层面退市的压力了,去掉‘ST’是起劲的偏向,回报股东,最终要靠业绩语言。”

前两大股东的特殊情形,让*ST同洲中小股东有机遇真正介入到公司治理之中,其推荐的4名董事均进入了董事会,其中1人还被聘为总经理。在A股上市公司之中,中小股东向治理层或大股东举事的案例并不少,但乐成者着实寥寥。经由此番风浪,*ST同洲中小股东的代表强势进入董事会,曾经的数字电视第一股、机顶盒之王,能否由此重回正轨?

实控人仲裁式卖壳后遗症仍存,原深圳龙岗工厂的争议待解,因信息披露涉嫌违法违规被 *** 立案观察,跑冒滴漏怎么堵,传统营业到天花板之后怎么办,甚至是办公室租金远高于市场价的问题,都在困扰*ST同洲的生长。

想要涅�重生,*ST同洲另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风浪

2月初,*ST同洲多名持股5%以下的中小股东团结提名董事候选人,在董事会审议阶段,两名董事投下了否决票,但并未能阻止该事项被提交至暂且股东大会。现在看来,这仅是一场小小的风浪,*ST同洲的董事会已经不可避免地要迎接新力量的加入。

*ST同洲的市值2015年6月到达巅峰,跨越160亿元,现在仅剩10亿元左右,累计跌幅跨越93%。今年1月8日,*ST同洲股价跌破1元,1月12日更低时仅为0.88元。之后,*ST同洲触底反弹,当前股价回升到1.45元左右,区间涨幅靠近60%。*ST同洲近期股价的颠簸,是新力量更先发力的表现形式之一。

(*ST同洲近期股价走势)

股价回到1元之上后,中小股东的大动作准期而至。

2月4日晚间,*ST同洲发布通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增补非自力董事的议案》、《关于增补自力董事的议案》,合计持股4.52%的股东吴莉萍、吴一萍、林则安团结提名增补莫冰、林强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自力董事候选人,提名增补张白为自力董事候选人。这两项议案,在董事会的表决效果为4票赞成、2票否决,虽审议通过,但董事侯颂、李宁远对本事项持保留意见。董事会同时审议通过了《关于召开2021年第二次暂且股东大会的议案》,议案为增补董事,时间定在2月22日下昼15时,侯颂、李宁远同样投下了否决票。

2月9日晚间,*ST同洲再次通告,公司收到合计持股3.57%的股东陈磊、迟常卉子的团结提案函,后者书面向公司提出增补李文为自力董事候选人。该事项,将作为新增暂且提案提交至此次股东大会审议。

深交所曾就两位董事投出否决票事项向*ST同洲发出关注函,侯颂、李宁远回复称,投否决票并持保留意见的缘故原由包罗:一是对提名股东与被提名人的关联性存疑;二是涉及春节假期,召集时间过于急急;三是控股股东袁明失联,对提名股东在此特殊时期增补董事的真实用意存在疑问;四是二股东中原人寿也希望在此特殊时期能够保持公司现有董事会的稳固。

然则,那时靠近投否决票董事的人士却向证券时报记者反映,通告内容与侯颂、李宁远最初的回复“相距甚远”。其称,经由与大股东袁明的 *** 人、二股东中原人寿相同,(前两大股东)均不支持现阶段慌忙改变公司董事会款式的行为。此方看法是,*ST同洲主要股东均希望保持董事会稳固,守候国资介入,才能让公司利益更大化。

侯颂、李宁远在董事会上的否决票,无法阻止中小股东。在2月22日召开的暂且股东大会上,*ST同洲增选4名董事的相关议案所有获得高票通过,莫冰、林强顺遂当选第五届董事会非自力董事,张白、李文顺遂当选自力董事。3月1日,*ST同洲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聘用莫冰为总经理的议案。这一次,侯颂、李宁远与其他董事一道投下了赞成票。

*ST同洲的治理层款式已然大变,这次能否走出灰霾?

疑惑

*ST同洲前两大股东均没有介入投票,是中小股东能够乐成增选多位董事的主要缘故原由。

通告显示,通过现场和 *** 加入此次股东大会的股东及股东授权代表共141人,代表有表决权股份总数为1.25亿股,占总股本的16.81%。值得注意的是,这141人均为持股5%以下及公司董监高职员以外的其他股东,即中小投资者。股东大会决议显示,4位董事获得的票数占出席本次股东大会有用表决权股份总数的比例均跨越93%,显示出较高的支持率。

(加入此次股东大会投票的均为中小投资者)

当前,*ST同洲名义上的控股股东、实控人仍为袁明,后者持股数目1.2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5%。*ST同洲第二大股东为中原人寿,其通过两个保险账户合计持股7459.6万股,占比10%。当前,袁明处于失联状态,未介入投票在预料之中,中原人寿没有投票则与此前侯颂、李宁远的否决意见有所冲突,难免令人疑惑。

(中原人寿 李元成/摄)

侯颂、李宁远曾示意,经与公司二股东中原人寿相同,其也希望在此特殊时期能够保持公司现有董事会的稳固。该方代表也曾向证券时报记者示意,中原人寿不支持现阶段慌忙改变公司董事会款式的行为。现在,中原人寿未介入*ST同洲股东大会的投票,既没有支持中小投资者增选董事,也没有支持侯颂、李宁远的否决意见,耐人寻味。

最早,侯颂、李宁远是在2015年由中原人寿提名而进入*ST同洲的董事会,因而被视作是中原人寿的代表董事。

2015年的中原人寿属于明天系,但今时已不同昔日。2020年7月,中国银保监会接受了中原人寿、天安财险等六家明天系控制的金融机构。因此,有部门*ST同洲投资者就以为,侯颂、李宁远那时现实上是由明天系推荐进入董事会,现在已经无法代表中原人寿。

中原人寿此次未介入*ST同洲股东大会的投票,对此看法有一定的支持作用。不外,靠近两位董事的人士曾向证券时报记者示意,中原人寿被接受,并没有影响侯、李作为中原人寿派驻董事在*ST同洲的履职,侯每次回北京仍会向中原人寿方面的向导汇报工作。证券时报记者联系了详细卖力的中原久盈产物办核实相关情形,停止发稿未获回复。因此,侯、李当前能否代表中原人寿,尚无定论。

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地是,若无中原人寿方面的明确支持,侯颂、李宁远在董事会中的位置已经略显尴尬。这次暂且股东大会,现场一更先虽继续由侯颂主持,其却与其他高管及参会股东均无交流。李宁远则未加入此次股东大会。

挑战

莫冰等4人顺遂当选*ST同洲董事,早在2016年7月就提出告退申请的独董潘玲曼终于可以离开了。*ST同洲另外两名已告退董事欧阳开国、肖寒梅还在继续履职,*ST同洲终于凑足了公司章程划定的9人董事会。

这依然是*ST同洲的第5届董事会,从2013年3月至今已经运行8年,超期服役5年之久,在上市公司中实属罕有。囿于*ST同洲前两大股东现状,董事会何时能换届,仍是未知之数。此次提名董事候选人的股东代表对证券时报记者示意,现任董事会还需要起到主要的平稳过渡作用,换届还需要再等时机。

此次的提名股东及新当选的4名董事均有福建履历,被投资者称为“福建系”。知情人士称,这是凑巧了,莫冰与其他候选董事都不熟悉,机缘巧合引发了市场预测。

证券时报记者获悉,有关键人物在串联中小股东,此人有厚实的上市公司治理及资源运作履历。其示意中小股东的诉求是“完善董事会结构,选出真正能为同洲做事的人”。

在A股上市公司之中,中小股东向治理层或大股东举事的案例并不少,但乐成者着实寥寥,大多履历争斗后以妥协或失败了结。*ST同洲的中小股东此番推荐的4人均进入公司董事会,更是罕有。但也应该注意到,中小股东获得极大话语权的同时,若何把公司拉回正轨,*ST同洲新的治理团队仍面临很大的挑战。

提名股东的代表曾对证券时报记者示意,*ST同洲更大的问题是在2016年以后就不再有人真正统筹为公司做事了,以是公司一起下滑。在股东大会现场,一位历久关注*ST同洲的资深人士也示意,中小股东是出了真金白银的,愿意出来为公司做事情,这是一件好事;同洲现在没有业绩层面退市的压力了,去掉“ST”是起劲的偏向,回报股东,最终要靠业绩语言。

(*ST同洲近10年1期业绩情形)

*ST同洲连亏3年已成定局,2018年、2019年划分亏损3.31亿元、1.97亿元,2020年预亏1.6-1.8亿元。好在在外洋营业的维系之下,*ST同洲2020年度营收仍超1亿元(预计2.35-2.55亿元),新规之下免除了延续亏损退市之忧。凭据划定,在正式披露2020年年报后,*ST同洲仍会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证券简称前保留“ST”。

待解

在多日的走访中,数位靠近*ST同洲的人士都市提及袁明时代所遗留的两件事:一是办公场所租金远超市场价,二是公司原龙岗工厂地块的纠纷。这两件事,都在相当程度上令*ST同洲的财政业绩雪上加霜。若何妥善解决,磨练*ST同洲新任治理层的智慧。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彩虹科技大厦 于德江/摄)

*ST同洲于2008年搬到现在的办公地――深圳市南山区高新科技园北区彩虹科技大厦,该楼为深圳市清华彩虹纳米质料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彩虹纳米”)的物业资产。彩虹纳米数次易主,该栋物业也在产权更迭中见证袁明事业由盛转衰。

最早,彩虹纳米隶属于深圳彩虹团体,现实控制人是陈永弟,后者控制上市公司彩虹精化(现名“*ST兆新”),彩虹科技大厦的名字即泉源于此。2007年4月,袁明控制的私人公司拿下彩虹纳米控制权,彩虹科技大厦成为袁明在*ST同洲体外的资产。随后不久的2008年头,*ST同洲将办公地搬迁到彩虹科技大厦,相当于袁明购置物业租给了上市公司。

2008-2011年,在袁明主导下,彩虹科技大厦的月租金稳固在60元/平方米。

(2009年的袁明 宋春雨/摄)

2011年12月尾,彩虹纳米实控权发生调换,袁明将其卖给了大族控股,后者实控人为高云峰。关于买卖价钱,在公司内部有人说是2亿元,有人说是3亿元,基本相符那时的市场行情。

但与此同时,*ST同洲与彩虹纳米续签了10年租约(自2012年1月1日起至2021年12月31日止),租赁彩虹大厦面积共计1.76万平方米用于办公,且租赁期内不得转租。协议约定,租赁期内月租金不低于65元/平方米,物业治理费20元/平方米/月,从2014年更先,租金每年递增5%。

这现实上是袁明将彩虹科技大厦产权卖给大族控股,又附加了*ST同洲高价返租条款。现在看来,这份长租约给*ST同洲造成了繁重的压力,租金水平在逐年递增后已经远高于市场价,每年侵蚀利润近万万。

巅峰期,彩虹科技大厦的办公人数跨越3000人,包罗*ST同洲及袁明小我私家的公司。而近年来,随着袁明的失败,其小我私家的公司已不见踪迹,*ST同洲员工人数亦锐减,总部仅剩200-300人,完全不需要租下那么大的面积。

2017年7月,*ST同洲与彩虹纳米协商一致修改租赁条约,*ST同洲增添租赁面积至2.21万平方米,但彩虹纳米须允许将空置部门转租。

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彩虹科技大厦的租金价钱已经上涨到125元/平方米/月,而旁边类似条件的兰光科技园租金仅85元/平方米/月。*ST同洲当前现实使用办公面积在3500平方米左右,剩余约1.86万平方米以市场价转租给了其他公司,每平米至少倒贴40元/月。大略盘算,*ST同洲仅租金倒贴一项的损失,每年就达893万元。*ST同洲的营业毛利本就微薄,在连年亏损的情形下,租金方面的损失对于公司来说并不是一笔小钱,并直接影响现金流。

*ST同洲与彩虹纳米的租约今年底到期,是续租照样另谋他处?证券时报记者获悉,新的治理层正在周边寻找合适的办公地,已拿到一些园区的报价,也有人去实地看了,现在来说搬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关于纠纷地块――*ST同洲原龙岗工厂,是IPO募投项目相关生产线的建设地,机顶盒更高年产能靠近万万台。厥后,*ST同洲将主要生产线转移至南通,试图对这块工业用地举行商业开发,引入了两家公司互助,却陷入纠纷。

(同洲电子原龙岗工厂 于德江/摄)

连系证券时报记者2017年8月对袁明本人的采访及近期实地走访*ST同洲原龙岗工厂地块,可以基本领会纠纷委曲及现状。

2015年,*ST同洲对外出租龙岗地块物业,深圳市盛丰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盛丰地产”)中标,后者现实出资2000万元。凭据袁明的说法,双方厥后又签署了补充协议,若后续拿到了 *** 批文举行厂房革新,这2000万元可抵作开发用度。2015年底,盛丰地产又找来深圳市灏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灏峰投资”)入局,后者现实出资3000万元,均通过盛丰地产转给了*ST同洲。盛丰地产、灏峰投资注册地均在厂区内或四周,建立时间也与*ST同洲的互助时点契合,显然专门为开发这块地而来。

(盛丰地产办公室 于德江/摄)

盛丰地产承租该工厂后,转租给了深圳市深兆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兆业投资”),后者作为治理方,对厂房及厂房革新的办公室举行出租。现在,这里被叫做深兆业工业园。

(深兆业工业园 于德江/摄)

2016年,土地性子调换的预期最终破灭,灏峰投资现实出资的3000万元迟迟拿不回来,就有了2017年8月,失去耐心的“债权人”(现实为灏峰投资背后股东)在深圳机场呵叱暴打袁明的事情发生。

*ST同洲当前拥有这块地的产权,可以用来抵押贷款,但现实使用权却迟迟难以收回,出租收益也到不了公司账上。靠近*ST同洲的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示意,预估原龙岗工厂现在每年可以发生租金1000-2000万元,公司拿不到,厂房每年的折旧摊销还会影响财政报表,亟待解决。

因由

*ST同洲曾经绚烂,现在为何到了此等境遇?除了时代甩掉传统机顶盒的因素之外,也与创始人、实控人袁明的疯狂、偏执与冒进有关。

早年的报道显示,袁明1993年怀揣500元来到深圳,次年2月建立同洲电子,最早做LED,后转型做机顶盒,常年沉淀下了领先的手艺。2006年,同洲电子上市,成为数字电视第一股。上市及一系列广电政策,令同洲电子快速扩张,成为机顶盒领域的王者。

(2006年6月27日,同洲电子上市当天的袁明。宋春雨/摄)

但实在,袁明很早就钻营转型,不想被新兴势力取代。2009年,同洲电子推出同洲E89EVDO商务手机,还因此涉嫌侵略酷派商业秘密,警方介入,最终以致歉、息争收场,商务手机成了炮灰。

同洲电子还快速推出不少项目,比如飞Phone、飞看机顶盒、TV-touch等飞系列智能终端,“摸摸看”电视映像触控手艺。2014年,同洲电子推出了自主手机系统960 OS及响应的硬件产物960手机。袁明想要升级革新电视,并曾抛出“没有苹果,手机只是手机,没有同洲,电视只是电视”的言论。

种种实验失败后,袁明曾对媒体示意,“贾跃亭是步了我的后尘,他犯了我跟我一样的错。”袁明和贾跃亭有一个相似的梦想,都想成为中国的乔布斯。

2009年9月到2015年2月,袁明减持*ST同洲的金额累计约为9.97亿元。再加上股票质押融资,这些钱应该主要被袁明投向进了上市公司之外的营业。巅峰期,同洲系统在彩虹科技大厦办公的职员跨越3000人,其中上市公司职员2000出头,剩下大几百人都是袁明小我私家公司的员工,规模可见一斑。

从袁明质押所持*ST同洲股份的节奏也可以看出其在2014年、2015年强烈的资金需求,在股价上涨之中频仍质押、排除质押、再质押,以获取更大融资额度。这种循环在*ST同洲股价暴跌之后终结。袁明质押给国元证券的1.22亿股在2016年头爆仓,才有了厥后与小牛资源之间上演的仲裁式卖壳,后者给出8.7亿元贷款及6.3亿元的抵偿、奖励作为对价,合计金额到达15亿元。

那时,袁明为*ST同洲的董事长,所持股份属于高管限售股,不具备直接协议转让的条件,小牛资源以债权纠纷申请仲裁,试图以司法手段完成*ST同洲的控制权转移,时间紧凑,刻意为之的痕迹十分显著。这种行为引发市场和羁系强烈关注,买卖并未能真正完成,股份迟迟不能过户。2016年6月16日,袁明辞去*ST同洲董事及董事长职务,并答应告退满6个月后才会在相符法律划定的前提下解决股份过户手续。

一年多后的2017年10月,袁明终于与小牛龙行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双方一致赞成标的股份转让单价为12.18元,合计总价15亿元。在扣除袁明乞贷本金8.7亿元及利息5986.91万元后,另外5.71亿元为差额。停止转让协议签署日,小牛龙行已凭据《差额补足及奖励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支付了1.14亿元,剩余4.07亿元将在完成过户等条件杀青后的6个月内支付至袁明指定账户。

此时,*ST同洲的股价仅为7.5元/股左右,小牛资源仍愿意以12.18元/股的价钱受让,也可以证实最初的买卖的确是“明债实股”。怎样时运不济,这一次转让协议签署后20天(2017年11月17日),袁明所持股份被华融信托申请司法冻结,致使买卖再次延宕,至今没有完成。这一次,袁明配偶陷入了一起更为错综复杂的金融纠纷,要为一笔1.55亿元的贷款负担连带责任,与江西赛龙案有所关联。袁明配偶自称上当,但一审败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20年4月8日,袁明配偶因此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2.62亿元,4月24日被限制高消费。2020年9月27日,该案件终结执行,缘故原由是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杀青执行息争,明确了债权数额、还款设计等内容。

袁明失联之时,正是这一案件被申请执行之际。最早的失联信息出现在2020年8月10日,在*ST同洲股价异动通告中,公司称未能与控股股东、现实控制人袁明取得联系。*ST同洲2020年8月28日披露的当年中报上,身为法定代表人的袁明未签字,在深交所的追问之下,公司确认袁明失联。

(袁明配偶执行信息 泉源:企查查)

今年1月22日,华融信托申请了恢复执行,执行标的为2.79亿元。由此推断,各方去年杀青的息争协议并未能如约推行。看来,袁明大概率还需要继续失联,*ST同洲的控股股东或将继续缺位。

另一方面,小牛资源已经爆雷。今年头,深圳警方转达,小牛资源涉嫌组成非法吸收民众存款罪,彭铁在内的60余人因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民众存款被批准逮捕。小牛资源曾介入*ST同洲的经营治理,现在事态趋于晴朗,小牛资源对公司的影响将逐渐消除。

网友评论